新闻资讯

全民健康覆盖改善中国的妇幼健康

09/12/2016

作者: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办事处卫生项目官员马凯丽

一位母亲与她刚出生的孩子在贵州省黎平县的一所医院里。©UNICEF China/2013/Sun Peng
一位母亲与她刚出生的孩子在贵州省黎平县的一所医院里。

生活在青海省农村地区的妇女小芳(化名)第一次怀孕的时候,只接受过一次产前检查,因为她住的地方离最近的乡镇卫生院太远。因为付不起超声检查的费用,又担心住院花费太高,所以她选择了在家里生孩子。不幸的是,由于并发症,以及缺乏必要的医疗设备,她的孩子夭折了。 

小芳第二次怀孕的时候,村医对她做了工作,使她认识到去县医院接受五次产前检查的重要性。“虽然医院很远,但是为了孩子的健康,我还是去做了产前检查。”小芳回忆说。“村医每次会陪我一起去检查,所以我丈夫不用为我担心。他们还给我检查了是否有其他疾病。医院没有让我为所有这些检查付钱,这让我很高兴。”

2012 年,小芳在县医院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婴儿。她因住院分娩而享受了政府补助,无需支付额外费用。“要不是有补助,我根本付不起住院费。”她说。 

小芳的故事表明中国的卫生保健体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而显著地改善了孕产妇和儿童健康。在过去30年中,农村初级卫生保健系统越来越朝着专业化和体系化方向发展,以满足新增城市人口的需求。 

然而这一变革带来了新的挑战。检查和手术的新增成本令人们难以负担,特别是对于最贫困和最脆弱的人群,他们的家庭需要想办法支付这些医疗费用,这往往会使他们进一步陷入贫困。为了应对这一挑战,中国政府在1998-2007年间为实现全民健康覆盖引入了不同的机制。这些改革主要是为让服务更加可及,并降低家庭自付比例。 

健康专家的观点

在云南省丽江市妇幼保健院,郭素芳博士与一位带着宝宝的母亲交谈©UNICEF/China/2014
在云南省丽江市妇幼保健院,郭素芳博士与一位带着宝宝的母亲交谈。

郭素芳博士是一位妇幼保健医生和倡导者。过去十几年中,她先后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中国和南亚的办公室工作,对中国的全民健康覆盖有着深刻的观察。 

“从80年代早期开始,中国的农村卫生服务经历了很多的变化。这其中包括减少对中央财政经费的依赖,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下沉,提高医疗机构的自主权,增加卫生工作者的流动性,减少体制的限制。 

然而,这些变化也增加了医疗服务的不均衡性,提高了贫困地区的医疗保健费用,并弱化了公共卫生预防项目。越来越高的费用最终导致了家庭的自付比例占到了总医疗费用的一半以上。大部分贫困人口都没有办法负担得起卫生服务。 

通过降低孕产妇死亡率和消除破伤风项目, 在中国的偏远和贫困地区, 政府以促进住院分娩作为全民健康覆盖的标准,并为住院分娩的妇女提供补贴。这个项目到2009年覆盖了中国所有农村地区。 

认识到这一点,政府资金优先保障偏远贫困地区医疗保健服务的可及性。这促成了2003年新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的建立。该制度通过政府补贴和个人分担极大提高了农村人口的保险覆盖面,并且将自付费用降至约30%。这两个因素大大促进了约六亿农村人口获得医疗保健服务,几近实现了全民健康覆盖的目标。 

由于政府的巨大努力,98%的中国农村人口现在已经被医保覆盖-,2005年这一人口比例只有75%。在确保全民健康保险方面的巨大飞跃和政府为农村妇女提供的住院分娩补助项目使得住院分娩率高达99%。那么问题来了,是否所有群体都能平等受益呢?

为了提高儿童的全民健康保险覆盖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开始推进年龄分类数据分析,这在以前没有开展过。缺乏按年龄分组数据,新生儿、儿童和青少年健康的真实情况可能会模糊不清。我们发现,孩子越小,健康保险覆盖率越低,个人自付比例越高。这是不可接受的,特别是因为越是年龄小的孩子面临的死亡风险越高。

当我们获得了医疗保险覆盖和家庭自付费用的数据后,我们按中国儿童年龄分组,详细描述了现状,并提出了建议,同时建议政府考虑儿童的全民健康覆盖。经过考量,政府致力于推行政策,自动将母亲已参保农村合作医疗的新生婴儿纳入保障之中。”

南南合作

在马拉维的Ngabu诊所,护士长Beatrice Chigamba在为一名婴儿称体重。“我们想看到开心的妈妈,开心的家庭和开心的宝宝。”Chigamba说。©UNICEF/UNI173468/Schermbrucker
在马拉维的Ngabu诊所,护士长Beatrice Chigamba在为一名婴儿称体重。“我们想看到开心的妈妈,开心的家庭和开心的宝宝。”Chigamba说。

作为提供全民健康覆盖的区域领导者,中国与其他希望扩大卫生保健服务覆盖面的国家分享了经验,特别是非洲国家。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协助促进了这一合作,并一直与中国和包括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尼日利亚、塞拉利昂及津巴布韦在内的非洲国家合作,倡导改善妇幼健康。 

2015年10月,中国签署了《开普敦宣言》,承诺将致力于帮助非洲改善当地孕产妇和儿童的健康状况。

“作为一名中国人,并在30个美丽的非洲国家工作过之后,我知道中国能够为非洲的发展做出贡献,并对非洲的政府和合作伙伴的努力做出有益的补充。”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卫生项目首席顾问吕薇博士说。 

在2015年中非峰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在2016-2018年为非洲提供新的一揽子资金支持,总额达600亿美元。部分资金将首次被用于“消除可预防的孕产妇、新生儿和儿童死亡的主要原因”,以及“关注妇女和儿童的专门项目”。 

2016 年3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中国政府在北京举行了儿童健康发展国际会议,进一步推进中国和非洲国家在儿童卫生发展领域的合作。 

2016年,来自八个非洲国家卫生部、规划部门的代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官员与中国的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及商务部官员会面。他们相聚在中国,为中国政府的“100个妇幼卫生项目”计划出谋划策,以使其产生可衡量的结果。中国已经承诺为在发展中国家建立100家医院和诊所提供资金支持,以改善当地的孕产妇和儿童健康。

经验分享

在中国青海省,医务人员帮助一位有并发症的孕妇登上救护车。©玉树州妇幼保健院/2012
在中国青海省,医务人员帮助一位有并发症的孕妇登上救护车。

中国在全民健康覆盖上所取得的成就为亚太地区其他国家树立了典范,并提供了经验。中国在降低孕产妇和新生儿死亡率方面取得的成功主要取决于三个因素:首先,住院分娩被确定为妇幼保健的标准;其次,通过专项财政补贴使得孕妇实现住院分娩;第三,系统推出医疗专项保险,例如住院分娩补助。
 

将类似的方法应用于妇幼卫生的其他方面,可以帮助世界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三,确保每个人的健康和福祉。如果我们能够实现这一点,那么小芳第二次怀孕时的经历将成为中国和全世界的普遍做法。

订阅我们的邮件,了解我们的援助工作取得的最新进展。

按关键词搜索

妇幼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