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写给幼儿园老师的话

26/06/2018

作者: 皮娅·布里托博士(Dr. Pia Britto),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纽约总部儿童早期发展项目主任、高级顾问

亲爱的老师:

如果当人们问起您从事什么工作时,您通常可能会回答说“我是一名幼儿园老师”。而我会建议您告诉人们:“我的工作是在为国家 塑造下一代,”或者,“我的工作是促进儿童的认知和社会情感的发展。”其实这样来描述幼儿教师的职业,丝毫没有夸张。

\

©UNICEF/China/2018/Li Manwei

在贵州省铜仁市万山区高楼坪侗族乡夜郎村幼儿园,一名教师在给孩子们讲故事。

学前教育阶段的儿童就像海绵,做好了充分准备来吸收一点一滴的知识。这个阶段的儿童随时随地都在探索世界,了解自我,掌握新的技能,习得新的行为。他们学习的这一切都将帮助他们在进入学校后完成学习任务,同时也为他们的人生更长远的发展打下良好基础。

那么,谁是他们学习的对象?毫无疑问,自然是身边的成年人!儿童无时无刻不在观察和模仿我们的行为、语言和情绪,并做出交互的反应。儿童循着成人的提示逐渐学习理解人际关系和社会现象。自儿童出生之日起,父母和家庭就必须成为儿童发展的第一责任人,而自从儿童进入幼儿园之日起,教师也应该为儿童发展担负起责任!无论男教师还是女教师,都在为儿童的行为做出榜样。我们希望有更多的男教师进入幼儿园工作,为儿童树立男性榜样i,挑战那些对于社会性别的刻板印象,帮助孩子们体验社会中的性别平等,这对于男童和女童的发展至关重要。

\

©UNICEF/China/2018/Li Manwei

在夜郎村幼儿园,一名教师带领孩子们做运动。

当前,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全球各个国家,父母们正在认识到儿童早期发展对于塑造儿童未来的重要意义。儿童早期发展的有些要素是显而易见的,比如成人大多有着保护孩子的天性。而某些干预措施,比如富有营养的食物以及良好的健康可以让儿童身体发育更加强壮,过去对其作用尚不甚明了,最近逐渐得到了印证。然而,还有一些对儿童发展有利的、必需的干预仍然被很多人忽视;还有人认为它们虽有帮助,但并非是最必需的。早期启蒙就属于尚未受到足够重视的儿童早期干预措施之一。

在所有的刺激大脑发育的手段里面,游戏是最重要的一种形式。作为成年人的我们往往认为游戏太过随意,或者没有产生多少学习成果。但是,根据世界知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以及最新的神经科学研究结果,人类幼年大脑的生理构造就已经决定了游戏是婴幼儿学习的基本方式。游戏可以促进儿童的认知、身体、社会和情感的发展ii,使其朝着健康的未来发展。因此,教师不仅应该允许,而且必须积极地鼓励儿童做游戏。

\

©UNICEF/China/2018/Li Manwei

在夜郎村幼儿园,孩子们在操场上玩耍。

“但是,我的孩子将如何学习阅读和书写呢?”父母们往往会产生这样的疑问。 父母们想当然地认为学前教育就应该为正式的学校教育打下基础。对此,我们需要告诉父母们,虽然表面上看游戏和学习没有直接的关联,但是,游戏确实能够帮助幼儿实现良好的幼小衔接。儿童在游戏中建立起来的技能可以为其日后的学习打下基础,而且通过游戏还能够确确实实地学会尊重他人和遵守规则。游戏对儿童发展有着多种正面的作用,而它的益处在学校的学习中得到证实——有研究发现,中低收入家庭的儿童经常玩搭积木游戏与其语言考试中获得较高分数存在正向的关联。iii 另外一个研究对参与了家庭游戏项目的儿童进行了跟踪,结果发现,与对照组儿童(没有获得同样干预)相比,干预组儿童在青少年阶段的非语言认知测试中的得分更高,他们在学校的学习表现更加出色,成年后的收入也更高。例如,无论在幼儿园还是在邻里社区,组织“红灯停、绿灯行”之类的游戏(喊“绿灯”时绕圈跑,喊“红灯”时必须停下来呈静止状态),您会发现这样的游戏能大大提升儿童倾听的技能以及专注力。

除了这一类结构化游戏对于帮助儿童掌握某些技能大有裨益,其实让孩子自由地玩耍及互动也同样重要。假扮游戏对儿童提升适应能力、批判性思维以及合作能力至关重要,同时也有助提升儿童的创造力、想象力以及同理心。研究发现假扮游戏对于儿童的执行功能,包括对思维以及情感的调节能力有着较强的关联。iv 举例来说,在学前课程中设置戏剧表演(角色扮演)有助改善儿童主动抵抗分心诱惑、运用信息以及适应变化的能力。v 孩子们有时会对于剧本或者角色产生异议,如果情况不是迫不得已,教师一般不需要干预,因为这样的讨论有助于儿童学会让步以及解决问题。无论儿童将来从事哪一种职业,这些技能都是大有裨益的。

\

©UNICEF/China/2018/Li Manwei

夜郎村幼儿园的孩子们

创造儿童所需的条件,帮助其实现全部潜能,对于他们自身在未来取得成功,乃至对于国家的兴旺均至关重要。我希望在世界各地,幼儿教师因其影响力和重要作用都将被公认为一份高尚的职业。


i. https://www.tandfonline.com/doi/abs/10.1080/09540253.2013.796342

ii. Ginsburg, Kenneth、R Milteer、Regina M. 等.,《游戏在促进儿童健康发展以及维持良好亲子关系的重要性》,《亲子关系:聚焦贫困中的儿童》,美国儿科协会,1129期,第一篇,2007年1月,183-191页http://pediatrics.aappublications.org/content/119/1/182e204–e213 http://pediatrics.aappublications.org/content/pediatrics/129/1/e204.full.pdf

iii. 儿童早期发展技术交流中心,《儿童游戏:自然化的学习》,儿童早期发展百科全书,蒙特利尔,2010-2014年,第2页;http://www.child-encyclopedia.com/sites/default/files/docs/coups-oeil/child-s-play-info.pdf;以及Christakis、 Dimitri A.、Frederick J. Zimmerman 、Michelle M. Garrison,《积木游戏对于幼儿语言习得以及专注力的影响:随机对照试点试验》,儿科青少年医学过刊,161期,第十篇,2007年,967-97页。doi:10.1001/archpedi.161.10.967

iv. 《学前儿童执行功能以及假想表述之间关系的循证依据》,认知发展,29期,2014年1月-3月,pp.1-16 http://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885201413000506

v. Diamond、Adele 等,《学前项目改善认知控制》,科学杂志,美国科学进步协会,华盛顿特区,318期,5855篇,2007年11月30日,1387-1388页 http://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2174918/

订阅我们的邮件,了解我们的援助工作取得的最新进展。

按关键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