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让精神不再贫穷 一个湖北乡村的儿童减贫实验

11/10/2017

和生人说话时,11岁的芊芊(化名)紧张地摆弄着衣角,身上的粉色T恤、外套都是姐姐穿过的。

芊芊家住湖北杏冲村,妈妈过世早,爸爸在外打工,20岁的姐姐在北京谋生且已有一个2岁的孩子。正读小学六年级的芊芊心疼手受伤的奶奶和腿脚不好的爷爷,早早背起了家里的重担,除了住校,周六日要回家烧火做饭、喂猪喂鸭、洗衣服。

新华社记者 曾璜摄
11岁的芊芊(左二) 在大悟县杏冲村儿童活动中心参加中秋做月饼活动。

不过,芊芊一有时间就往村口的儿童活动室跑。那里有她喜欢的《格林童话》,和常来陪孩子们做游戏的县里的叔叔阿姨。

芊芊是中国2020年进入全面小康社会要帮助的最后4300多万贫困人口之一。她虽搞不懂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中国扶贫办、妇联和一个来自丹麦的基金这些概念,但她的生活却因这些机构一项解决儿童多维度贫困的实验而悄然改变。

儿童扶贫,真的需要那么多书包吗?

杏冲村位于湖北省大悟县,在大别山深处。据大悟县扶贫办的数据,全县有10万多建档贫困人口,其中0-18岁人口为18902人。

新华社记者 曾璜摄
地处大别山区、有60多万人口的湖北省大悟县县城。

只要不下雨,大悟县花园村村部的大喇叭每天傍晚准时响起,村里的二三十个孩子就像收到一个暗号,三两口扒拉完晚饭,就拖着爷爷奶奶出门。在中心广场上,老人跳舞,孩子们则在旁边的儿童活动室弄玩具、看书、做游戏。

2013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中国国际扶贫中心启动了《湖北贫困片区儿童多维度贫困状况研究》。在此基础上,丹麦的绫致基金2014年起在包括杏冲村、花园村在内的湖北省8个山区贫困县、80个试点村建起留守儿童活动室。每个活动室墙面都色彩缤纷,刷上了卡通人物,还配有儿童读物、玩具和户外滑梯。

联合国儿基会驻华办事处社会政策与改革处处长季莲说,过去,人们讲脱贫只从家庭收入低这一个维度考虑,忽略了儿童贫困的特殊性。一个孩子成长有多方面的需求,比如营养、卫生以及保护他们远离家庭暴力等。

新华社记者 曾璜摄
大悟县儿童减贫项目试点之一的龙岗小学的孩子们享用午餐,午餐有豆干、海带、红萝卜、南瓜、豆角。

多年在一线工作的大悟县妇联主席曾彩霞感受最深:“以前每逢‘六一’等节日,爱心人士送来一批又一批书包。可孩子们真需要那么多书包吗?前阵子,县卫计局说想给孩子们发几百元生活补助,我说物质上不是最急需的,要是能来给孩子们上一堂健康课更好。”

“无论你成为什么样的孩子,爸爸妈妈都爱你”

让大悟县妇联副主席王慧最开心的是,乡亲们越来越认可活动的价值:“有家长也来听营养课,原本三餐都做稀饭,现在考虑搭配面条,西红柿、土豆也可换着吃。”

近年来,在国家加大投入、贫困人口上学难的问题基本得到解决的大背景下,家庭教育在儿童成长中的缺失逐渐露出冰山一角。

湖北省扶贫发展中心副主任吴新越介绍,截至2016年底,全省共有农村留守儿童(0-16岁)73.9万人,93.82%由(外)祖父母监护,另有1.11万人无人监护。

新华社记者 曾璜摄
大悟县杏冲村儿童活动中心保存的儿童减贫项目的档案资料。

在为试点村儿童建立的档案中,超过90%的孩子在“爱好”一栏填了“看电视”,而不少父母则是“打麻将”。

曾彩霞说,解决精神贫困更重要。有的孩子因为缺少关爱,三四岁了还不太开口说话。爷爷奶奶知识跟不上,光改变孩子,不改变父母,儿童减贫是不可持续的。

年底,务工的大人们都从城里回家了。武汉高级心理咨询师潘兰会选在这个时间在试点村组织一场父母联欢,让孩子们把一年攒下来给爸妈的12封信交到爸爸妈妈手上,爸爸妈妈则要给孩子们念一段心里话。

“父母一般会说希望孩子怎样、自己如何辛苦赚钱,这些都不能打动孩子。于是,我在信末加上一句‘无论你成为什么样的孩子,爸爸妈妈都爱你’。每一个听到这句话的孩子都会忍不住哭出来。”潘兰说,中国父母的爱太含蓄,他们欠孩子一个拥抱、一句“我爱你”。

让潘兰感到欣慰的是,参加联欢的父母意识到对孩子的了解非常不足,有些人选择留下。

可复制的“1+X”公式

可是,更多农村父母不在身边的现象无法在朝夕间改变,而任何儿童的成长都离不开成年人的陪伴。

新华社记者 曾璜摄
来自县城幼儿园的志愿者和孩子们在大悟县杏冲村儿童活动中心。

“选择湖北作为儿童多维度减贫研究是考虑它地理位置居中、人口贫困程度在全国平均线上下,比较有代表性。”联合国儿基会驻华办事处项目官员史威琳说,如果试点成功,可以复制到中国其他地区。

以绫致基金创建留守儿童活动室为平台,大悟县用两年时间自创了一套“1+X”的减贫关爱课程模式——围绕心理健康课这个“1”,开展安全、卫生、营养、手工等X种特色课。

最关键的是要有人来做。王慧的手机微信里活跃着一个200多人的本地巾帼志愿者群,有能给孩子们上防性侵课的女检察官,有能歌善舞的幼儿园教师等。与提供一次性帮助的公益组织不同,她们是孩子最长情的陪伴。

翻开项目档案,700多天时间跨度的照片捕捉到了孩子们的变化:从面对镜头的木然、惶恐,到如今咧着嘴、比划着胜利的手势。“付出爱,也得到爱,我们做的事很值。”曾彩霞说。

新华社记者戴盈、刘伟

订阅我们的邮件,了解我们的援助工作取得的最新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