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五月 2020

全面构建新时代中国特色现代化儿童福利保护体系

2020年是我国打赢脱贫攻坚战决胜之年,又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年,还是《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实施收官之年。在此重要时刻,回顾十年儿童福利与保护制度体系建设具有重要意义,将为下一个十年全面建设中国特色现代化儿童福利与保护制度体系提供经验。 2010年以来,“儿童优先”已被纳入国家战略,我国出台了一系列有关儿童福利与保护的政策,儿童福利与保护制度体系不断健全。以“孤儿和事实无人抚养儿童津贴”为突破点的儿童生活保障制度逐步完善;以设立儿童主任为代表的基层儿童服务体系基本建立;以残障儿童康复服务纳入保障范围为标志的儿童救助体系逐步形成;以覆盖城乡儿童医疗保障为基础的儿童健康服务体系全面铺开;以学前教育和特殊教育为发力点的儿童教育政策体系日益健全。中国儿童福利与保护制度体系完成了从“兜底保障”向“分类保障”、从“补缺”向“适度普惠”、从“物质保障”向“物质保障+服务保障”的转型升级,儿童福利、儿童保护、儿童健康、儿童教育四个方面均进展显著,总体90%指标基本实现预定目标。同时,我国儿童福利与保护制度体系仍存在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 展望下一个十年,中国儿童福利与保护制度体系建设应遵循儿童优先、儿童利益最大化的原则,着力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建立与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目标相适应的儿童福利与保护制度体系,从而使儿童参与和平等发展权利得到充分保障,儿童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得到加速推进,儿童专业化服务能力得以全面提升,全体儿童获得更全面发展。 报告提出全面建设中国特色现代化儿童福利与保护制度体系的策略:强化儿童人人共享福利与保护的现代化制度理念;推动儿童政策法律体系顶层设计向福利保护现代化转型;建立儿童福利与保护独立预算体系,加大国家财政投入力度;加强县域儿童福利与保护服务体系建设,提高服务可及性;成立儿童社工教材与培养体系建设委员会,促进服务专业化;扩大儿童津贴范围至全体儿童,强化家庭支持政策;完善儿童疾病防治保障体系,提高儿童医疗救助水平;加大儿童早期发展投入,制定儿童托育标准化公共服务文件;应用大数据,提升儿童保护水平。
13 三月 2019

中国儿童福利示范项目年度报告(2015)

2010年5月,为加速推进与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的中国儿童福利制度建设,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以及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共同开展了中国儿童福利示范项目。项目中组建了一支以儿童利益最大化为本,专门为儿童的权利和福利而奔走的基层队伍——“儿童福利主任”。 项目第一周期为五年,覆盖山西省、河南省、四川省、云南省和新疆自治区五省十二县120个行政村,逐步惠及近10万名儿童。项目将儿童福利递送体系延伸到村(社区),探索出一套为所有儿童托底的基层儿童福利服务体系。2016年试点将扩展到全国百县千村,为50余万名儿童提供福利服务,守护他们的童年。 儿童福利主任为项目区所有儿童及家庭提供了如下的服务内容: 项目村所有儿童都获得了儿童福利主任的监测和守护 项目村所有儿童和家人都可以找儿童福利主任倾诉问题或将不易说出的问题写下来投进设在村儿童之家门外的儿童保护报告箱 项目村所有儿童和家人都能到儿童之家学习儿童福利和保护的知识,使用玩教具并参加儿童福利主任组织的亲子活动和团队游戏,促进儿童社会适应能力的提升。而目前,这些服务只有富裕地区儿童才能享受 项目村所有面临生活、养育、健康、教育、社会心理困境的儿童都得到了儿童福利主任的直接支持 各项目村都有几名至十几名儿童成为儿童福利主任的小助手,协助设计并组织活动,管理儿童之家
13 三月 2019

中国儿童福利政策报告(2016)

我国儿童福利制度仍滞后于经济社会发展。2015 年,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49351 元,折合近8000 美元,北京等10 个省份人均GDP 超过1 万美元,即将达到发达国家门槛。但是,我国儿童生活保障津贴、福利服务体系、保护救助措施、大病保障机制、教育发展等仍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不相适应。近年来,社会上发生的“袁厉害事件”“南京饿死女童案”“毕节留守儿童自杀”等一些恶性事件,不断地冲击人们的道德底线,引发舆论强烈关注。这些都为儿童福利体系建设带来诸多挑战。 当前,我国正处于建立以满足儿童保护需求为重点的现代儿童福利体系的关键时期。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转型,计划经济时代的单位保障功能逐渐消解,家庭保障功能不断弱化,儿童的需求呈现出多样性的特点。贫困儿童、留守儿童、流动儿童、流浪儿童、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服刑人员子女等,分别面临着不同的困难,并且随着社会环境的发展变化,这些需求也在变化着。我国儿童福利制度已基本满足儿童生存需求,正进入为满足儿童保护需求,优化国家保护、家庭保护、社会保护等系列儿童福利制度的新阶段。 面向未来,中国儿童福利事业已经站在一个新的历史起点。2016 年是“十三五”规划开局之年,国家“十三五”规划提出改革完善社会保障制度,做好困境儿童福利保障工作;中央全面建立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机制、残疾人两项补贴制度;全国推开基层儿童福利服务体系建设试点。我国儿童福利体系建设正进入重大历史转折点,面对当前儿童福利领域存在的突出问题,迫切需要顶层设计和基层探索并重,着力推进普惠型儿童福利制度建设,切实提高儿童福利服务供给能力,让经济社会发展成果惠及广大儿童,逐步达到发达国家儿童福利的整体水平。一是要强化村级儿童福利服务能力建设,设立专职儿童工作人员和儿童活动场所;二是要加大政府购买力度,提升儿童工作专业化水平;三是提高儿童津贴标准,扩大儿童分类保障对象范围;四是完善大病救助,为极重病儿童实行托底保障;五是完善儿童福利的行政管理体制,真正实行“儿童优先”的国策。
13 三月 2019

中国儿童福利政策报告(2013)

作为一个拥有3 亿18 岁以下少年儿童的国家,中国正在实施新的面向未来十年的儿童发展纲要,致力于让全体儿童享受更多福祉。“儿童优先”的原则决定,实现“儿童梦”是实现“中国梦”不可缺少的部分。没有“儿童梦”的实现,就不足以托起全体人民的“中国梦”。鉴于中国的儿童福利水平已经严重落后于国家整体经济发展水平,实施儿童福利国家战略刻不容缓。为此,我们建议: 系统设计新型儿童福利体系的框架,强调儿童养育责任从家庭向国家的转移,更加尊重儿童自身权利,加强服务保障体系和对困境儿童的津贴保障,确保困境儿童有更公平的机会实现其梦想,并依次推进有特殊需要儿童的服务保障,最终达致面向全体儿童的适度普惠的福利体系。 明确制定《儿童福利条例》的目标定位,填补儿童福利立法空缺,将现有儿童福利政策系统化,以儿童福利推动儿童保护,强调儿童福利政府主管部门的统合性职能,建立保证儿童福利政策顺利实施的组织体系。 推动儿童服务社会组织的专业化建设,加大政府购买社会组织服务的规模和范围,大力培育儿童服务类社会组织,高度重视儿童服务的专业化建设,努力提升儿童服务组织的公信力建设。 建立儿童及家庭的全社会支持系统,实行开放透明的社会管理体制,明确支持社会力量参与儿童福利的政策,打通各种社会力量参与儿童福利的通道,使之真正成为全民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