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后的生活

云南省包谷垴乡袁明花女士的故事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办事处儿童保护官员 陈雪梅
2014年9月5日

云南,9月1日 – 在云南省包谷垴乡青山村的一个临时安置点里,我们见到了袁明花。今年30岁的她经历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只不过短短几分钟时间,她的生活变得支离破碎。2014年8月3日,一场里氏6.1级地震彻底摧毁了她的家,将她6岁的儿子和3岁的女儿压在了废墟之下。

袁明花流着泪告诉我们,她的丈夫在外地工地打工,而她为了更好地照顾孩子,则选择留在家里。

“地震的时候,我正在地里摘花椒,孩子们自己在家里。我赶紧往回跑,但是到家时看见房子已经塌了,我的儿子和女儿都埋在了里面。等村里邻居帮我们把他们刨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不行了。”袁明花哭着说,“娃儿没了,我们什么都没了,家里只剩下一只小猪崽。”

和邻县鲁甸县一样,巧家县也是这次地震的重灾区。地震已致617人遇难,229700人无家可归(截止到8月8日)。在去往受灾地区的途中,鲁甸至巧家县路段由于山体大面积塌方无法通行,我们只能绕远路前往巧家。通往巧家县的路滑坡也很多,我们的车一路走走停停,中途有很多时候都是等着清障车清理完路面的石块,再继续前行。从巧家县城出发,我们又往前开了三个小时,终于到达了包谷垴的青山村。

袁明花所在的临时安置点建在路边一座小山坡上。当地政府供在这里设立了120多个帐篷,供新坪村疏散的400多居民暂住。我们到达安置点时,大人们正忙着搬砖头铺在连帐篷外的泥路上。孩子们在帐篷四周玩,有些大一点的孩子用背被背着弟弟妹妹照顾他们。

地震前,新坪村是一个受人口流动影响较大的典型村子。在这里,百分之九十的男人都外出打工,而他们的妻子、孩子和老人仍留守在家。当地人大多靠养猪和从山里采摘花椒维持生计。我们来了之后,大家纷纷告诉我们村里遭受的灾害和损失。村里有8个人遇难,其中有一位妈妈,在房屋倒塌时把孩子紧紧护在怀里;妈妈被倒塌的房子砸死了,幸运的是,孩子奇迹般地生还了。

作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一名儿童保护官员,我这次和同事一起来到灾区,主要是要评估当地受灾情况和孩子震后的需求,以便我们和国务院妇女工作委员会合作为受灾的孩子们建立儿童友好家园,提供服务帮助这些孩子和他们的家庭尽快平复地震造成的创伤,重建家园。2008年汶川地震后,作为紧急救援的工作之一,我们在受灾地区设立了儿童友好家园,为孩子们提供安全的游戏场所,并提供心理抚慰,帮助他们平复在地震中受到的创伤。几年来,我们已经见证了这些家园所发挥的积极作用。

在鲁甸和巧家,我们也见到一些大学生志愿者建起的几个儿童的游戏场地。志愿者们在帐篷里配置一些玩具,供孩子们游戏玩耍,然而,这些都只是临时性的,他们应急结束后就撤离了。而我们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则希望和政府合作,不仅建立应急的支持服务,同时也把儿童友好家园变成长期为社区困难群体提供儿童保护服务的设施。我们这次计划和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合作在地震灾区建立设五所儿童友好家园,并从当地社区招募志愿者进行培训,帮助他们更好地管理家园,长期服务当地的儿童。初期,我们的家园将设立在帐篷里,之后,随着灾后重建工作的进行,我们将把它建设成一个长期的社区儿童保护服务设施。

袁明花还告诉我们:“我丈夫一听说地震了,就马上赶回来了。他先从临沧搭车到了昆明,和他表哥会合后一起往家里赶。表哥家里有个15岁的女儿,也在地震中死了。他们坐车到了鲁甸,又走了三个小时的路才到家。到家时,看到的是家里房子到了,我们的孩子死了,他特别伤心。今天,他看到安置点在在发给小孩的物资,他很难过,转身回了我们住的帐篷。我刚出来的时候他坐在帐篷里发呆....."

袁明花也帮其他人一起拾捡砖块。她说这能让她忙一点,尽量不去想家中遭受的变故。“只要我一闲下来,我就会想起我的孩子们。”她悲伤地说道。

尽管悲痛还未平复,袁明花告诉我们她希望能成为儿童友好家园的志愿者。这不仅是因为和孩子们在一起能给她带来安慰,更因为她相信家园的重要作用。同时,这也是她纪念自己孩子的一种方式。

袁明花告诉我们:“在我们村,小孩子们唯一能去的地方就是学校,但学校太远,他们至少要走50分钟才能到。我们也没什么办法,在地里干活的时候只能把孩子留在家里。如果地震那天也能有这样一个地方,帮我照看孩子,他们就不会死了。”

我们告诉袁明花,儿童友好家园欢迎她来工作,家园正需要她这样的志愿者。终于,我们看见了她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生活还有希望,社区中还有很多孩子也需要她的关爱。


注:陈雪梅女士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办事处儿童保护官员。她在儿童保护和人道主义援助方面有着丰富的工作经历。她参加了2008年汶川地震的赈灾工作,并曾在无国界医生组织和英国救助儿童会供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