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主任在行动

疫情下社区工作者实录

自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发生以来,医务工作者以及许多行业的劳动者纷纷以不同形式在为疫情防控贡献着自己的力量。这其中,就有儿童主任的身影。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直接支持的试点项目县中,有近216名儿童主任正奋战在村居一线,他们一方面积极参与社区的联防联控、群防群控的工作;另一方面,他们也持续地为社区中的儿童及其家庭提供服务,共同应对疫情带来的困难与挑战。

瑞应,是一位来自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瑞丽市俄罗村的儿童主任。她从这个项目成立伊始便加入了进来,成为村里的第一位儿童主任,算下来今年已经是她作为儿童主任的第十个年头了。十年间,她通过自己的努力付出、通过一次次的家访、社区宣传、组织“儿童之家”活动,与全村1000多名儿童及其家庭建立了深厚的信任,并且为其中的困境儿童及其家庭提供了实际且有效的帮助。这十年的儿童主任工作也让她积累了丰富的社会工作经验。然而,在这次疫情的影响下,这位“老”儿童主任又面临了全新的挑战。

儿童主任 瑞应
UNICEF/China/2016/Xu Jiye

以前是要少玩电脑少上网,现在是要合理使用网络资源

村中儿童因为过度使用手机、电脑而影响学业的案例,瑞应并不是第一次遇到,也不乏解决这类问题的经验。但是这次疫情期间,许多学校逐渐采取了“网上开学,在线学习”的模式。这就要求在家使用电脑的儿童要能够有效的使用网络,并合理的分配时间。与此同时,由于现在正值农忙时节,儿童主任瑞应发现很多家长并没有时间和精力来照顾在家在线学习的孩子。

通过社区家长群了解到这一情况后,瑞应便主动承担起了对于这些线上复课的儿童及其家庭的支持工作。

瑞应首先调查了解了全村初高中儿童的复课时间和方式。然后对于已经线上复课的高一和高三的学生,瑞应开始按时每天在微信上提醒他们按时上课。更重要的是,瑞应也同时关注着“在线学习”给儿童和家庭带来的新的困难:哪些儿童因为硬件原因无法在线学习?哪些儿童不适应网课的形式?哪些儿童因为在线学习的相关原因,与家长产生了矛盾?

“现在是甜玉米成熟的时候,玉米价格总是早上一个价、中午一个价、晚上一个价。家长们只能争分夺秒的抢着卖甜玉米,不然赶不上好价钱,本都回不了,一年就白干了。所以,要求这些家长居家支持孩子上网课,根本无法实现。”

瑞应
高三的孩子在电脑前学习
图片由瑞应提供

“现在每天白天要上八节课,晚上写各科的作业。因为以往并没有长时间面对电脑屏幕,刚开始还是不太适应。”

村中一位正在上高一的孩子

也有儿童和家长通过微信对瑞应反馈说,感觉儿童在家线上学习压力还是挺大的,而家长本身也对怎么督促、如何管教心里没底。面对种种线上学习带来的新挑战,瑞应也在不断适应,她利用多年做社会工作积累的经验来和儿童及其家长沟通,纾解长期在家相处和线上学习带来的一些问题。同时也在线上继续组织“儿童之家”活动,及时向儿童和家庭分享有关亲子沟通、积极教养、如何适应网上学习等材料。

与此同时,瑞应还惦记着一位正在上高二的孩子小亮。

“小亮的父母文化程度不高,都是小学没毕业的,孩子说要读好书只能靠自己,所以她从小学到现在高一成绩都很好。”

瑞应
蓝衣服女孩小亮,在电脑前学习
图片由瑞应提供

因为本地中学并没有给高二的学生复课,瑞应便主动联系小亮,一方面让她和学校老师确认复课安排,一方面通过和她沟通来帮她缓解由于不能复课而担心耽误课业的压力,让她安排好劳逸结合的在家预习计划。

儿童主任在疫情防控中也发挥着作用

2月3日给村民发口罩
图片由瑞应提供

“疫情发生后,我们儿童主任协同村委会宣传疫情防控知识,监督各村民小组长用广播播报疫情防控知识,每天早晚各一次;协助村委会了解外来人员的情况,对来种香蕉、甘蔗、蔬菜的外地老板提供开临时证明等必要的协助;协助村干到本寨子粘贴各类防控科普海报。给群众发放口罩,并教他们口罩的使用方法,请群众居家做好防护,不到人多的地方,不开展聚集性活动,房间多通风,勤洗手…”

瑞应

儿童主任在行动

  • 疫情防控宣传

    在社区一线的儿童主任们,通过家访和网络宣传等形式尽力为儿童及其家庭提供科学准确的疫情防控信息;

  • 开展线上活动

    儿童主任们把平时线下“儿童之家”的活动搬到了线上,为社区儿童组织线上交流活动、为社区家庭搭建沟通平台、为家长或其他照顾者提供家庭教育支持;

  • 关注困境儿童

    儿童主任们持续关注社区中的困境儿童,并且不断评估疫情可能为哪些儿童及其家庭带来新的困难。在了解情况后,儿童主任会为这些身处困境的儿童和家庭提供服务、链接资源,努力确保他们在特殊时期不被忽视,得到有效保护。


儿童主任项目

在2010年,民政部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合作开展了基层儿童福利与保护服务体系建设工作试点,先后在 7 省、市、自治区的20个试点县开发了“在村居设立儿童主任,开办“儿童之家”; 在乡镇设立儿童福利督导员; 县民政局专人负责,建立儿童信息系统,购买社会组织专业服务; 社会工作专家多层次多种形式技术支持”的基层儿童福利和保护服务模式 。

十年过去了,全国各省陆续建立起了儿童主任队伍,截止到2019年,已有超过62万名儿童主任在社区村居中为儿童及其家庭提供服务。

觉得我们的内容有所帮助?请加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成为儿童之友,携手为儿童。